风疾水皱彀纹生,故地重钓趁华灯

老夫闲谈钓鱼  2021-02-22 21:33:06

老夫是个念旧的人,习惯了某地、某物、某人,便轻易不愿变更。可是日盈月仄,白云苍狗,世间恐怕没有什么是一直不变的。今日别的不表,单说钓点这一项,老夫就一直钟情离居地不远的一条小河。

这河其实半为人工半自生。原本是一条野河,后来清淤改造,底下装上铁丝网,沿河设立若干出水口,兼具排水与泄洪功能。河面不宽,平时涨水也就20米不足的样子;长度也短,上下游分别连通一个水库和一条大河,涨退不能自主,水位变幻莫测,因此走水也是家常便饭。严格说起来,这只是条河沟,甚至可以说是泄洪沟。

老夫钓鱼就是始于这条小河。后来虽然也曾涉远去过其他野河、水库、塘、湖等钓点,但这条小河始终在我心里有个位置。由于离家近,钓得频,论到出钓之便捷、鱼情之熟捻,此河当仁不让。河虽不大,鱼种倒也不乏,常见的鲫鲤草鳊,鲢鳙黑鲶,昂刺红尾,翘嘴白条,都能在此寻到踪迹。数量不少,有大有小,爆护、大货都不鲜见,平时用来休闲垂钓绰绰有余,甚至有时在别的钓点空军之后还要回这边找补平衡一下。

去年十一月,老夫身在外地,钓友群有人上传视频,观之触目惊心。只见沿河一片白肚子死鱼,散布绵延几百米,大部分是中等体型的鲫鱼,间或有个体较大的鲤鱼,挤挤挨挨,不计其数;往日虽说不上清澈见底倒也还差强人意的河水,彼时也变得灰白浑浊,透着肃杀之气。死鱼上浮之后大多聚在岸边,微风一吹,那一片无辜枉死的惨白随波起伏,凄凄惨惨,飘飘晃晃,摇摇荡荡,真个是水里修罗场,河中乱葬岗。

一众钓友当然是又生气又心疼,拍视频留证,反映举报,喊话有关部门彻查。然而最终的结果是不了了之,一如去年也曾闹得轰轰烈烈的废气排放事件。所有人都知道这既非投毒,也非被电,明显乃是污水排放所致。为何涉事企业如此胆大妄为,相关部门有无监管疏漏,事后有没有按律惩治、依法整改,河中生态如何补救恢复,全然不得而知,大概老夫等一众钓友身份低微,并无资格一窥此中机要吧。

不用想也知道,这里肯定钓不到鱼了,钓友们纷纷转投他处。老夫不顾众人好心相劝,坚信这条小河只是元气大伤,但不至于生气全无,因此死鱼后一个月内先后试钓七八次有余,包括夜钓。并不是不给这条小河喘息之机,非要遍体鳞伤的她挤出残存的最后一丝慷慨。老夫只是想知道,这河还活着,河中水族没有尽遭屠戮,它们或许很难受,但它们还在,假以时日还能如以前般穿波戏水,灵跃鲜活。

然而奇迹没有出现,这几次试钓或长或短,或日或夜,全部以无口告终。做钓期间也完全没有观察到任何炸水,鱼泡,甚至水花。河水颜色随时间推移慢慢变得正常,看上去好像根本没发生过那件事,却不知河中水族是否都已身心俱伤,另投他乡。

死鱼事件发生之时正是秋末冬初,天气已经转凉。老夫每每晚饭后去散步,眼见斜阳惨淡,草木凋零,河边了无生机,一片死寂,以前随处可见的钓鱼人也没了踪影,心里当真不是个滋味。这条河实在是个闲度时光、畅意遣怀的好地方,如果可以,老夫愿意一直在这条河里钓鱼,可惜事与愿违,无可奈何。正可谓:

从来世事新厌旧,果然相会合久分

碧波漾处鱼无觅,河边悄立伤心人

老夫终于接受了短期内这河不会恢复的事实,最后一次夜钓后便再也没去过那个钓点。

今年暖得早,农历年都没过,感觉上却已是春意融融了。连续几天温度上升,竟然已经有了眯眼飞虫,草木也有了新绿迹象,颇有些春回大地的意思。但风是真的大,而且一刮就是昼夜不息,好在温度高,吹面不寒,只是料想抛竿会有诸多不便。

这天老夫眼见小河涨水不少,而且水体清冽,凑近看竟然有河虾嬉戏,说明水质已有改观,于是当即起意要再次做钓。白天分身乏术,不得其便,等料理完俗务已是晚饭时分,华灯初上,老夫满怀希望,直奔老钓点。

算起来老夫已有两个多月没有钓过这里,中间倒是钓过这条河,还有鱼获(参见拙作《雨夜冬钓有奇招,流石飞弹助黑漂》),但那是距离老夫钓点颇远的上游段,听说那边本来就没怎么受影响。这次故地重钓,为表诚意,老夫甚至还少量打了个酒米窝,须知老夫一向都是靠抛竿频率诱鱼的。

开饵下竿不必赘言,不消一会准备停当,就开始打频率了。今晚风特别大,天气预报说是四级以上,河边无遮无挡,风力尤显强劲,吹得水面狂浪叠起,连声拍岸。做钓前考虑过风的因素,漂用得并不小,难的并不是抛不出去,而是落点不准,每每刚估出浮漂入水点跟钓点之间所需的滑动距离,以便抛竿时留出余量,但鱼线荡出时风力却又变了,时大时小,倏强忽弱,端的是变化无方,难期难测。有时一阵强风袭来,浮漂根本无法站立,就那么紧贴水面斜斜起身,艰难得下沉到位。

七点到九点半,就这么坚持了两个半小时。这次就不能说浮漂如定海神针般一动不动了,它一直在随风而动,无时或停,只不过都是盲动、乱动,完全没有鱼口导致的上顶或下沉,看漂也极其费力。风越来越大,连老夫的帽檐都吹得振振而响。抛竿越来越困难,心里也渐渐焦躁起来,一个不留神,杆子没有放好,竟被吹落下河,立刻被水流带得疾走。老夫心念电转,不及起身离开座椅便前跨一步,奋力探身一抓,总算是抓到了手上,随即突觉脚尖冰凉,原来那一步跨得太大,鞋子已有小半没到水里。

鱼没钓到,风刮得难受,还湿了鞋,这下老夫真是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当即起身解带,对准河水激射而出,可谓满腔愤懑倾流水,一肚委屈挟恶风。

事毕转念一想,这河本是为人所害,身遭横祸,却争不得,说不出,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个啊。老夫空言对它喜爱有加,却无力护其周全,还将恶气撒到它身上,实在惭愧。本就早萌退意,这一琢磨更是意兴阑珊,于是着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。

正好生没趣间,头灯映射之下突现一只小小甲虫,黑壳精亮,熠熠生光,惊觉被人盯上,它着急忙慌得奔爬逃生。看着它生机勃勃,老夫突然觉得心情又好了些。冬天终将过去,生命总会复苏,草木如斯,虫鸟如斯,人事如斯,小河当然也如斯。相信用不了多久,她肯定能重观旧貌,再造新生。

其实文人下笔总难免略嫌矫情,之所以对这条河那么大的执念,并非因为它十全十美。老夫可以轻易说出几个缺点,比如水质很差,鱼味道大;周边工厂群立,经常异味扑鼻;有铁丝网,极易挂底等等,甚至她连一条标准的野河都不是。但这是老夫开始钓鱼和钓得最多的地方,河边一坐,油然觉得熟悉、亲切,心情也随之变得闲适,恬淡,所以总对她有几分好感,哪怕没有鱼了,也不想从此绝足不临。料想诸位也有同感,有那么一些人,一些物,在某些时候陪伴、打动过你,以后的你可能会遇到更好的,但你也不会对曾经的人和物弃如敝履,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故旧之情吧。

人道是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算上前面的七八次出钓加今晚披风夜钓,老夫可谓心心念念,却始终无此运气,或许时机未到,或许缘悭一线,正是:

风疾水皱彀纹生,故地重钓趁华灯

念念不忘未回响,风光不与旧时同

一键安装钓鱼人客户端

找钓场、渔具店、查天气专为钓鱼人开发的APP

分享到

精品渔具
钓友回复

混迹南京渔人 1楼

胜利河废了,船工治水,撒药鱼全死光了

13天前 南京

一般不落空 2楼

老夫非但文采出众,天人合一的境界更是非同一般首页见

13天前 南京

2018__我要爆护 3楼

顶一下,没猜错应该是翔北

13天前 南京

徕锅游钓金陵 4楼

写的太好了

13天前 南京

老夫闲谈钓鱼 5楼

混迹南京渔人:胜利河废了,船工治水,撒药鱼全死光了

上游还好,那次死鱼以后钓到过,下游我觉得也能恢复,就是个时间问题

13天前 南京

老夫闲谈钓鱼 6楼

一般不落空:老夫非但文采出众,天人合一的境界更是非同一般首页见

钓友过奖,这境界真是愧不敢当。承你吉言,希望首页见

13天前 南京

老夫闲谈钓鱼 7楼

2018__我要爆护:顶一下,没猜错应该是翔北

老哥慧眼

13天前 南京

老夫闲谈钓鱼 8楼

徕锅游钓金陵:写的太好了

多谢钓友厚赞

13天前 南京

我是野钓老李 9楼

贤弟文采了得,寡人愿与君对酒当歌,不知意下如何

12天前 南京

一杆一线钓大鱼青鱼王 10楼

好文釆

12天前 南京

mbutterfly 11楼

药鱼的真应该遭天谴。

12天前 上海

我是平淡是真 12楼

被钓鱼耽误的文豪大家

12天前 南京

老夫闲谈钓鱼 13楼

我是野钓老李:贤弟文采了得,寡人愿与君对酒当歌,不知意下如何

草民山野浑人,不敢伴君身侧,有辱圣听而且老夫不擅饮酒,没的败了大哥雅兴

12天前 南京

老夫闲谈钓鱼 14楼

一杆一线钓大鱼青鱼王:好文釆

多谢

12天前 南京

老夫闲谈钓鱼 15楼

mbutterfly:药鱼的真应该遭天谴。

应该不是药鱼

12天前 南京

老夫闲谈钓鱼 16楼

我是平淡是真:被钓鱼耽误的文豪大家

谢钓友夸奖不过这个着实不敢当

12天前 南京

刘海川爷爷 17楼

牛逼烘烘的老钓友

12天前 滁州

老夫闲谈钓鱼 18楼

标题多了"老夫才华横溢"几个字多谢小编认可,可是显得跟老夫自吹自擂似的

12天前 南京

钓鱼用户_08206Gajw 19楼

好文采啊

12天前 汉中

JFY蓝天白云一青山绿水 20楼

老夫太有文采,对河的执念太痴情,感谢善良的钓鱼人,期待此河早日恢复生机,愿中国环境整冶期望的绿水青山能真正落到实处,感谢与钓友分享

12天前 成都

1/5下一页
打开钓鱼人客户端,查看更多内容